在香格里拉獨克宗古城月光廣場,身著華麗藏袍的男女老少正歡快地跳著傳統鍋莊舞,過往游客常會忍不住也即興加入,看著這一幕,阿新的心里滿是欣慰。

       阿新全名益新卓瑪,曾是云南迪慶藏族自治州文化和旅游局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的副主任。多年來,她一直致力于當地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和傳承工作,組織民間藝人展演民族民間傳統歌舞,正是她發起的保護“非遺”的方式之一。

       早在11年前,阿新全家就榮獲了迪慶州州級、云南省省級“和諧家庭”榮譽稱號。

1.jpg       云南省總工會授予阿新家“云南省和諧家庭”榮譽稱號 云南省總工會女職工委員會供圖

       最對不起的就是家人

       說起阿新與“非遺”的緣分,離不開父親的牽線搭橋。她的父親魯茸品初是當地有名的民間藝人,在他從小的熏陶下,阿新也很早就對當地民族民間傳統文化的保護、傳承、組織和研究工作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2007年,阿新調動到迪慶州文化局文化館做非遺工作,2013年迪慶州非遺中心機構單獨成立,她就又被調到了迪慶州非遺保護中心工作。期間,周末下鄉調研,挖掘、搜集和整理民族民間傳統文化,夜晚挑燈撰寫項目及傳承人的申報材料,加班加點、日夜兼程是阿新工作的常態。每每感到疲憊、困惑之際,父親的支持就是阿新不斷前行的指明燈。

       “我最對不起的就是家人。”阿新說道。

       2013年家鄉地震,當時阿新作為“西部之光”訪問學者正要到中國藝術研究院研修,沒能及時回去看望災區的親人是她一直埋在心里的痛。2017年年關將至,阿新的父親去世,按照當地習俗,作為女兒的她必須守孝49天,守孝期不能參與任何歌舞慶祝活動。但偏偏就是這么巧,之前已通知篩巴全片區在大年初十開始舉辦“篩巴地域歌舞展演”活動,而這個活動是阿新組織的,對民族民間傳統歌舞傳承有著重要意義。

2.jpg阿新全家福 云南省總工會女職工委員會供圖

       農村的歌舞活動是很難組織的,因為平日村子里基本都是空巢老人,年輕人外出打工,孩子們住校讀書,只有到了春節才能把大家聚集到一塊兒。半夜,阿新躺在床上,聽著窗外不斷飄進來的歌舞排練聲,腦子里思緒萬千。她的眼睛里流著淚水,腦海里閃過的卻是一張張老百姓期待的臉龐。幾番掙扎后,她最終選擇把喪父之痛埋在心里,在父親忌日過了7天后,阿新打起精神,按期舉辦了歌舞展演活動。

       此后,有了阿新開頭,村子里年前有白事就不能組織歌舞活動的習俗慢慢被打破,誰家年前有白事,村干部就到辦喪家庭敬獻哈達慰問,請求舉辦活動。阿新就這樣在家鄉篩巴地域連續舉辦了3年活動,家鄉即將流失的“篩巴學勒”歌舞也因此得到了搶救和弘揚傳承。

       多年來,阿新始終如一、堅持工作的態度雖然得到社會各界人士和各級領導的好評,可是她的心里卻一直內疚著。父親生病臥床不起,她卻不能盡孝床前,也不能隨時陪伴在老公孩子左右,在非遺中心出勤考勤本上,阿新每年的休假時間都獻給了單位。她明白,自己所取得的成績離不開父母、老公這些家人的支持,所以心里總覺得虧欠他們太多。

       “非遺”路上追趕太陽

       隨著現代社會的不斷發展,民族民間傳統文化的流失和變異速度讓人心驚。這些年,為了“搶救”文化,阿新殫精竭慮,絲毫不敢懈怠。按照她自己的說法,“我把‘非遺’工作當成是追趕太陽的事業”,夸父逐日的精神也不過如此。

3.jpg阿新參加歌舞展演 云南省總工會女職工委員會供圖

       她走遍迪慶,探訪了許多民間藝人,搜集了“筑墻歌”“打麥歌”等瀕危的原生態歌曲,拍攝了當地民眾的原生態舞蹈視頻、照片,耗時5年,這部由她本人演唱,以藏族歌舞文化為主體的非物質文化遺產演唱專輯《篩巴布姆》問世。專輯對迪慶“非遺”的宣揚和傳承所起的作用也得到了王文章等一眾“非遺”文化研究專家的認可。

       她撰寫的50多篇文章先后在國家級、省級、州級和一些專業刊物上發表,榮獲國家級獎項15項、省級獎項5項和州縣級獎項11項。2017年出版發行了《追尋傳統文化之根——非物質文化遺產文集》一書,同年出版發行了多年來的研究成果專著《篩巴學勒探秘》。

       為了重建藏族傳統歌舞文化的舞臺,阿新提出了“非遺”歌舞文化常態化展演的方案,這也是她今生的夢想。從2017年起組織2支隊伍(建塘鍋莊舞和德欽弦子舞)嘗試,通過總結經驗,至2020年,3年時間,阿新總共組建了10支歌舞展演隊,推廣普及“夜夜有民族民間歌舞”展演活動。通過組織這些隊伍定期到廣場展演,不僅能讓外地游客了解迪慶絢爛多彩的歌舞和服飾文化,同時也能讓本地民眾重塑民族自信,呼吁更多人走上傳承的道路。

       阿新對迪慶“非遺”保護和傳承所作出的貢獻,大概只能用“不勝枚舉”來概括吧。

       阿新赴中國藝術研究院訪學時的導師——中國藝術研究院王文章曾經在她的音樂專輯題詞“嚶其鳴矣,求其友聲”。非遺保護傳承工作就像是在追趕太陽,日升日落,一個人的力量或許永遠趕不上民族民間傳統文化流失的速度,唯一的辦法就是尋找更多對文化有情懷、志同道合的朋友,眾人拾柴火焰高。用團隊的力量做好非遺保護傳承工作是阿新一直以來的初衷。

4.jpg       阿新參加當地文化宣傳活動 云南省總工會女職工委員會供圖

       退休不退崗的“非遺”工作者

       如今,阿新已退休,但走過十多年的“非遺”傳承路,保護和傳承“非遺”的使命早已融入她的骨血,父親的話語就是鼓舞她不懈前行的動力。本著退休不退崗的職業精神,阿新用始終如一的初心繼續在這個崗位上發光發熱。直到今天,只要迪慶廣場上哪里有民族民間歌舞展演,哪里就有她的身影,監督這十支她一手組建起來的歌舞展演隊伍,為游客認真表演,讓游客親身體驗民族民間傳統歌舞也將成為她今后一直堅持下去的工作。

       “雖然我退休了,但我感覺比上班那會兒還忙。不過想到還能繼續為迪慶‘非遺’工作盡一絲綿薄之力,我的心里又很舒坦。只要身體允許,我愿意干到70歲!一個人一生的成就不在于獲取多少,而在于奉獻多少。”阿新說道。

       “非遺”保護和傳承這條路不好走,但只要有更多像阿新這樣有夢想的非遺工作者在堅持,迪慶民族民間傳統歌舞文化等“非遺”項目的未來就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