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情


        小城里包圍著的是帶不走的煙火氣和人情味,生活在這里的人們都在觸摸同一片天空,討論同一個話題,聽同一道疾馳從他們耳邊劃過。

        似曾相識的面孔,倍感親切的鄉音,燙平了生活里的折皺,熟人的世界里有幸福,也有掙扎。

        或許保持微笑行走在不足一公里的街道才能嘗到山泉蘊藏著的甘甜。

        遠方的人在想念遠方,遠方的人思念著遠方的人,車水馬龍里不曾保留的和諧是鄰里街坊爭相送菜的溫情與心軟軟的簡單生活。

        逐漸慢下來的,還有倚靠在長椅上的風霜,他們放慢節奏,慢慢地走路、慢慢地聊天、慢慢地微笑,雪鬢霜寰的身影每一天都在慢慢地守望日出,游走在他們雙眼前的是被現在幸福沖淡了的曾經苦難。

        但只要住久了,就會放下過多的執念,任風起潮涌也能以一顆平常心面對百態生活。



不見


        耳朵里響起的電流聲仿佛在記錄時間的流逝,空氣突然有了重量,感覺自己鑲嵌于密度極高的空間,所有的一切都集中在呼吸上,而眼前的漆黑勾起了藏在記憶中的幻象,眼前漂浮著的動態圖就像宇宙之外的神秘世界。

        閉上眼睛,看不見炫爛的煙火,看不見山河的遼闊,看不見隔著皮囊的內心,但卻能練就超乎常人的聽力,用心聆聽才能找到雙眼看不到的秘密,察覺世間萬物的特性,才能分辨腳步聲,能品鑒人的心,能領略水的柔,清澈的瞳孔里不該容下太多的假惡丑。

        而現在,誰不是心甘情愿揣起自己的心思,任雙眼染上世俗里的塵埃。



在溫柔的秋日等待一縷暖陽


        秋風哼唱著的季節有莫名的傷感,耳畔的喧囂回蕩著數不盡的春天,延續至久遠的大地藏著落葉的輕吟和暖色調的微笑。

        這里是有山、有樹、有風的故土,才能讓人更加期待它的每一個明天。

        遠處的樹葉像散落在山間的調色盤還在不停變幻,它們像燃起的火焰講述著一個個離別的悲與歡,不是樹不挽留,而是落葉對根有一份深情,也不是葉太執著,是根對葉留著一份眷戀。

        秋日里的風吹來了街邊誘人的炒板栗香,它在宣告凜冬將至。它深藏著的一絲溫暖,蜂窩煤爐里傳遞的熱情剛好吻住我被冷風刮疼的額頭。女人們又要重新盤起吹散的長發了,留下纏繞在指尖的柔美。

        海拔2560米,雪已經覆蓋在色彩斑斕的遠山。與季節作簡短的告別儀式,是珍藏起那些沒穿過幾次的裙衫,給衣柜做一次深度整理。

        這座城市又回歸到最初的恬靜,窗外每一個匆匆步伐,都在迎合河水的涌動。

        雪的情,山的靜,人的心。

        花開無言,葉落無聲,風過無影,水逝無痕。

        哪怕一縷陽光里飄游著的塵埃,也能成為一道深邃幽靜的獨特風景。


陳欽宜.jpg

        喇布格濤·央金,女,藏族,又名陳欽宜。甘孜州作家協會會員。作品散見《甘孜日報》《貢嘎山》《永恒》等報刊。現供職于康定市委宣傳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