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生槐,難以抗拒的浪漫


這是倔強對倔強的宣戰

蠻荒對蠻荒的抗議

六月的雅江兩岸,砂礫叢中

一片妖嬈的紫色

溫柔的御退了山頭

試圖繼續進攻的雪


這是屬于高原特有的薰衣草

浪漫中暗藏的堅韌

讓烈日的野蠻,狂風的無情都落荒而逃

留下她驕傲的昂首向天

美麗,無邊無際

笑臉,燦爛似霞



藏波羅花,沙礫中的禪意


你,是哲古湖畔最美的艷遇

黃色沙礫中的紫紅色小星星

漫山遍野傲然綻放

難忘那一片鮮艷啊

以她嬌弱的身軀

抗爭著海拔四千米的嚴寒

狂風中瑟瑟戰栗的小喇叭

瞬間,讓所有的高原反應

都失去了力度


經過一番打探才知你的芳名

藏波羅花

這富有禪意的名稱

突然就解釋了雪山之巔,那么多

無法作答的為什么



雪山報春,仙子的低語


花如其名,名如其花

滿臉的喜悅無法掩飾

春天的光輝是如此的溫馨迷人

夢醒時分,翩翩起舞的仙子

用純粹托起了萬重大山的厚重

從此,輕盈是雪山的別稱


絲絲清澈的雪水

一抹明亮的陽光

嬌媚的身軀,高貴的靈魂

大山一旦有了軟肋

也會有難以想象的溫柔

你看,那夢幻,那迷離

正是他們互訴衷腸的見證



點地梅,別樣的相親相愛


相見沒那么容易

與石頭為伴的荒漠上

我們經常彼此忽略

可就在神奇的一刻,視線相對的剎那

驚呼脫口而出,贊嘆此起彼伏

密密麻麻,連連綴綴

一朵又一朵,一片有一片

秀氣的骨肉中芳露晶瑩

好似鄰家小妹妹

羞澀中玩起了捉迷藏


她們依偎得那么緊密

卻依然相親相愛毫發無損

而我,只能甘拜下風

除了書籍和田野

我對這世界經常保持冷冷的距離

只有這樣

仿佛才能像你般順暢呼吸



馬蘭花,久違的小伙伴


我認識的野花不多

就像并非誰都是朋友

馬蘭花,是舊時的小伙伴

那么多的故人相隔遙遠

那么多的夢遺失在天涯

唯有她,千里之外緊緊追隨


愉悅的草地就在不遠處

迷人的田壟就在不遠處

心中的馬蘭花就在不遠處

一簇簇,一堆堆

她也會想我吧

那個記憶深處永遠的小女孩 



燈籠樹,隱藏的秘密


花的嬌媚,樹的挺拔

帶著江南的秀麗,云朵的飄逸

這是水鄉的姑娘,私奔到了高原?

還是誰家的閨秀,隱居到了山林?

還未來及愛上,就已經失散

所有的傳奇都會慢慢淡去

唯有你的美,心動依然


一串串嫵媚玲瓏的小鈴鐺

在柔潤的雨滴中迎風搖擺

燈籠樹,是勒布溝

野狼谷的另一張名片

西藏有多少秘密,你無需開口

就已經代表了不一樣的答案


薩娜吉202010.jpg

        薩娜吉,女,土族,原名胡月花,現居西藏山南市。詩歌散見《西藏日報》《西藏文學》《西藏商報》《青海詩詞》等報刊,偶有獲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