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說天空是我的

可天明還是要離開

花兒說大地是我的

可秋末還是要離開

我說你是我的

可最后

我也不是我的



寫給冬天


車窗上印滿了冬的溫暖

那是我對你一呼一吸的掛念

你說秋葉的最后一次飄落

是你對冬的最高贊禮

我站在你來的方向

看著雪花綻放又消失

像極了年少時的那場夢

美好而又短暫



聽說


聽說你那里下雪了

看來冬天又迫不及待的來了

你知道嗎

我在想你

想你穿著厚厚的大衣

鼻尖紅紅的

暖了好久的雙手

輕輕的窩住我的耳朵

一股暖流

從耳尖到心頭

聽說你那里下雪了

看來冬天又迫不及待的來了

我知道嗎

我在想你

想你在達扎寺路口突然出現

手握念珠

每一顆的撥動是對眾生的救贖

只有念珠知道

我怕你隱秘的真實

你是我坦露的驕傲




好多的錯過

是因為看的太多而聽的太少

好多的美好

是想的太多而聽的太少

落日時

請聽聽風的聲音

每一縷都是對你的不舍

清晨時

請聽聽花的聲音

每一朵溫暖盛開

愛你時

請聽聽我的聲音

每一次脈動都是更加愛你的證明

離開時

請聽聽我的聲音

每一句再見都是更加不舍得證明

最后的最后

是你偷走所有我愛你的聲音



無題


心的寒冷若添加一件衣物就能解決

那孤獨的人只需幾杯滾燙的熱鬧

人頭竄動,面色談定

眼里裝滿心事

牙牙學語的孩童

兩鬢斑白的老年

人的一生,盼著明天

也在失去明天

悄然無聲,就到了盡頭

如果有天我說想你了

請你說,我也是

哦蒲準2020.jpg

        蒲準,女,藏族,四川阿壩壤塘人,現供職于于馬爾康市。若爾蓋縣協會成員,四川省2019年少數民族作家培訓班學員。作品散見一些刊物和網絡文學平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