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卡·索南伊巴:(組詩)


遇見緣


沿著江河 一路朝拜

踏著草原聆聽著牧歌

只為了觸摸阿媽的溫暖

和阿爸相聚在轉山的途中

啊!這片草原    人間的凈土

生命之花盛開在雪域

父愛如山  母愛如水

像一道曙光照亮我的遠方,遠方

溫暖著我虔誠的坐標

陽光灑落的地方有誦經聲

風兒飄過的方向有祈福聲

我仰望天空俯首叩拜

感恩一路滋養生命的父母

吉祥安康


一路朝拜虔誠祈禱

五彩哈達放飛的風馬

只因與旺姆一生的相伴

祈福多杰健康快樂地成長

哦!巍峨雪山  匍匐在圣地

花香原草  相愛一生

愛神央金瑪的琴弦里相融

溫暖了你我多情的一世

我把時光堆積成愛的日子

我把歲月釀造成親的天空

一生一世相親相愛的走過

緣分的世界里充滿幸福



再見,玉樹布馮


親愛的兄弟

我用詩歌祭奠你

生死永別的時刻

沒能說聲珍重

你走的如此匆忙

那一刻我沒有哭

我是忍著才不哭慟的

不想把面孔成扭曲狀


親愛的兄弟

情不自禁地訴說了你

情不自禁地贊美了你

情不自禁地想念了你

情不自禁地任淚水在我的心里 詩歌里流淌


而今

我放聲哭泣

只因放不下心中對你的思念和回憶

好想和你歌唱在草原

好想和你擁抱在雪山

好想和你狂舞在江河

好想 好想......

來一場酣暢淋漓的足球賽

讓康巴男兒俊姿揮灑在綠茵場

球場上聲如洪鐘如閃電讓對手聞風喪膽

生活中你那憨厚的臉頰

時刻浮現在眼前


如今你躺在冰冷的天葬臺

迎著老天為你流下的淚水

任憑禿鷹撕咬著你的血肉

而你安詳地走完一生的旅程

雨后的天葬臺依舊神圣 莊嚴


此刻

雪山融化在草原

草原翠綠了

你已融入在高原

格桑花盛開了

綻放出你一生的榮耀

親人 朋友 同學們來了

佛經詠頌 骨號聲聲

朗誦著我為你寫的詩

參加了你的葬禮

親愛的玉樹布馮—我的兄弟

好好睡上一覺吧!

來世我愿還是再做你的好兄弟



這個春天


望神州蒼茫大地

千年文明在歷史的塵埃里輝騰

即使再慘烈的戰爭也從未使我們屈服


而眼前

我們遭受疫情的侵襲

危急時刻

病毒像兇猛的洪水欲淹沒大地

病毒像侵略者野性欲踐踏英雄古城

讓原本美麗的中華大地

變得滿目瘡痍


渺小的人啊!

因你的私欲

傷害野生動物

破壞自然規律

讓人類陷入恐慌


眾志成城

白衣天使一如生命之帆

揚起使命

不管汗流浹背

不管前面是火海與刀山

挺進

挺進疫區 搶救生命


偉大的英雄們!

因為您

黎明的曙光越過黑暗  帶來安詳

相信明天的春光

相信華夏大地的這個春天必將春暖花開



憶倉央嘉措


又是一個寂靜的夜晚

留不住的芳心

看不見的回眸一笑

癡迷的雪花依舊灌滿思緒

撫慰我這顆純潔的癡心


紅塵中珍藏的愛與痛

已遺忘在牧場的邊沿

曾經心跳的聲音

在朦朧中惆悵的淡去

瑪吉阿米的冰涼情思

在詩中無法找尋歸宿


筑巢在嘉塘的仙鶴啊

請將我紛亂的思緒

帶到草原深處

讓層層的雪蒙蓋住我的身體

待到冰雪消融滋潤我孤傲的魂 



三江之源


觸摸凈土的寸光

高原古城肅穆世界之巔

三江奔騰  傾瀉華夏

青稞芬芳的香氣,彌撒圣地

歌舞歡騰的故里,名山環繞


羊羔花盛開的季節

與婀娜多姿的康巴姑娘

在唐蕃古道邂逅曠世的摯愛

裊裊婷婷

在倉央嘉措的道歌里打坐

春天種下的希望

在詩里起歌

格薩爾傳奇的說唱掠過草原


仙鶴翩躚  

徘徊在嘉塘游牧部落的河岸

守著紅塵之約

看一眼,解千愁

聽一曲,心在顫


三江之上,魂系雪域

十指相扣,醉夢今夕

我無數次聞到了你芬芳泥土的味道

陶醉著  依戀著


三江源

有過一場紅色赤戀

沉醉我  輪回紅塵

等一輪陽光,只為你

結一生情緣,醉今生



春滿玉樹

——獻禮玉樹地震十周年


十年

震裂縫補過的地平線上

涌動著滋潤沃土的神情

漫天飛灑的細雨

澆灌三江遼源的凈土


十年

錚錚傲骨的冰雪

擁抱洗禮過后的玉樹

愛如飄散的雪花

茁壯大愛無疆的版圖


十年

你從廢墟中啟步

你于不朽中邁進

你在風雪中成長

億萬顆心連在一起

冉冉升起的五星紅旗

筑起新玉樹的希望


玉樹

是一首生命的音符

唱響在祖國的大江南北

牽動著華夏兒女的心聲

彈著哀與樂

奏著苦與甜

唱著恩與情

困境孕育了最美的畫卷

大愛釋放出最真的情愫


三江啊!三江

守護神靈的嘉那瑪尼

慧光普照的覺悟神山

經幡飄揚的唐蕃古道

古源潺流的可可西里

帶著祖國母親的饋贈

敘述著新文明的變遷


玉樹啊!玉樹

栽滿恩情   三江常駐 

枝葉不爛   感恩祖國

讓鮮花綻放出希望

讓冰川描繪出藍圖

江河回望   游子夢歸

愿五彩的景象在這里匯聚

愿美滿的碩果在這里沉甸



獻給母親


夜已很深  很濃

來不及多想

一場多情的風雪

在想你的今夜

婀娜地從空中撒落

如我心中的憂傷

保持一份無言的默契

只有那手中捻過的佛珠

如眼中顆顆淚滴

只為遠方無盡的牽念

 

今夜

因為雪的飛臨

渴盼你慈祥的笑臉

如梵的牧歌

踏過層層的雪魂

依然清晰記得你的善良

穿透我的心靈

樹立我的坐標

 

知道你是泉水之源

是古剎紅墻內的誦經聲

善緣注定

你我輪回中的相遇

是那朵最純最潔的愛

就讓我固執地

在雪花中等你吧!

 

我無法抵御你的大愛

只因在你襁褓里溫暖

愛的本身

感悟是一種修行



神奇的雪域


是經幡飄動了吉祥

還是群鶴蝶舞深深眷戀著這片凈土

牧歌悠揚  質樸的情感在發酵  升華

這里是我美麗的家園


閬苑瑤臺的仙境中

揚動的風馬

細細密密的纏繞我的一生

當桑煙裊裊繚繞著山巒

能否讓觸動的心弦

彈一曲思念的音符

緩緩地流淌在故鄉的彩云間


我的故鄉

是彩虹迎著太陽

是祥云懷抱月亮

給了我如晨曦曙光般的溫暖

愛的天堂

是捧起了吉祥的祝愿

是放飛了心靈的夢想

讓我沉醉在這神奇的雪域


我的故鄉

是馬背顛簸了牧人的歌

是羊群袒露了少年的夢

草原是筑造靈魂的殿堂

愛的家園

是舉起吉祥的酒樽

是唱起歡樂的歌謠

讓我依戀在這神奇的雪域


拉卡?索南伊巴2020.jpg

        拉卡?索南伊巴,藏族,筆名雪浪,1982年生于玉樹仲達巴群,畢業于西北師范大學,現任教于稱多縣珍秦鎮中心寄宿制學校。中國少數民族作家學會會員,青海省作家協會會員,稱多縣作家協會秘書長。作品散見《青海湖》《通天河》《玉都文學》等刊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