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說話的一尊佛


一尊佛開口說話

一定是想到了香火

那個一鋤開竅的農夫深有感觸


風雨中

檀木的身上略有一絲苦澀


如今

安坐香火旺盛的寺宇

目光炫亮

那么安詳自如


眾生平和生息

你又抿嘴不言

是因為

香霧簇擁著蓮盤

檀香木的馨香撒遍雪域

金殿寶座上

你成了幸福的佛

但我依然記得

你曾經

為什么開口說了話



梵音穿過悠長的深巷


暝霧停留在斑剝的檐楣

就像翻閱一本筆調模糊的畫廊

曲曲折折的小巷

像極了父親駝背的孤影

踉踉蹌蹌

擠壓著暮靄中如風的日子


亢長的誦音翻卷的六字真言

盤亙回蕩

顫動的干枯唇痕

舔舐逼仄冷清的罅隙

穿過悠長的街巷


我在六字真言環繞的祈頌中踽然而立

看見父親捻轉一夜的頌辭

在暮光中起伏回蕩

涅槃的駝峰

不再那么執拗于對生死的奢求

專注的神韻

虔誠如嬰孩的目光



在一曲弦舞里回眸一抹熱淚


聽一曲久遠的歌弦

需要安下心厘清一場瞬間的騷動

遇見春來枝頭吐芽的楚新

遇見秋去時莫名的幾分落感


時光在稔熟的弦音里跳躍

一顰一笑多像少年的你


一圈一圈松弛有度的舞池

覓一串風鈴般的清脆

黯然神傷的背影

那是我曾經多年遺忘的追戀

如此完美呈現


沉醉起伏的音弦

攝魄的舞姿

我總想打開久抑的嗓門表白

又不忍心驚擾

一曲弦舞里回望的一抹熱淚

從韶華的邊緣閃失

落魄的孤影



田園棧道


那一壟壟田壩上

蛟龍游云

徐風

蕩起千層五彩的微瀾

漫步棧道,對飲

晨露暮靄

迎面而來的青女

步履如蓮

扯牽我貪婪的情欲

 

蕎花、油菜花輟滿你的發髻

泛著清香 

人影婆娑的流動聲

獨成畫中景致

 

夏夜,蜿蜒的棧道

環繞迷彩的田野

一盞婆娑的燈火

如夢如幻

我仿若駕馭一條騰飛的金色巨龍

俯瞰高原小城

沐浴日新月異的變遷


 

大營官寨


塵埃落盡

我依舊撩不開你的浩渺煙波

十二代第奔的碑銘是否有你游歷的碎影

尚在我的上空

若隱若現


那棵生命力極強的槐樹

對峙風雨

廝守你三百年的嬗變

把你的傳奇刻入皺褶的肌膚


父輩的傳說,巴得哇是否被一桿琴弦牽腸

江岸才有了扯不斷的恩恩怨怨


那些土司懷著各自的領地

高居臨下

一次一次踏響

你笨重的木門  抬高又抬低

俯首甘為那一方的雄霸

讓庶民一次又一次卷入歷史的浩蕩


多年后,我還在你遺落的星空

考究那一抹煙云

聆聽似水流年的趣聞秩事

把一疊遠征的行囊

裝幀成一幅畫廊


微信圖片_20201230160912.jpg

        甲波布初,藏族,又名蔣林,四川巴塘人,甘孜州作協會員。詩作散見《西藏日報》《香格里拉》《貢嘎山》《甘孜日報》《拉薩日報》《巴塘志苑》等刊物和各類網絡平臺,部分作品入選年度選集和合集。2019年榮獲第二屆倉央嘉措國際詩歌大賽一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