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脫的神秘,讓人在進去之前,總是懷著一種憧憬、好奇之心,還有一些兒莫名的懼怕,因為去過墨脫的人都說,一路上有兇險、一路上可能有毒蛇毒蟲的出沒……

        進墨脫一段時間后,對墨脫有了眷戀之情,駐村墨脫一年多離開墨脫后,就常常回憶墨脫、對墨脫有一點淡淡的鄉愁---總想著再進墨脫去,后來到墨脫下鄉督查工作、維穩蹲點,去了幾次,回來以后還是想念墨脫。

        走進墨脫,就走進了生物多樣性基因寶庫---

        芭蕉樹長滿山坡,羊肚菌從樹根苔蘚叢里冒出來,像微縮的蕾絲網傘,像森林小精靈;紫、黃多種顏色的大穗蘆葦四處搖曳,讓人聯想到《詩經?蒹葭》的那句:“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沿海南方才有的烏木在這里亭亭玉立著,伸向藍天;孑遺植物---桫欏伸展開大幅羽扇般的枝葉,如露出笑顏張臂撒嬌的孩童,又像披著綠紗展臂歡迎的仙女;珍稀的紅豆杉、小葉紫薇、佛座蘭、鐵皮石斛和七葉一枝花們散布在湖畔、密林中;

        草鹿、羚牛有時候被村民的獵狗追逐著不甘心的逃走;珍稀的云豹、孟加拉虎偶爾出沒,在密林深處的懸崖上或者到溪頭飲水;夜晚,有或藍或白的幾只、十幾只甚至幾十只小燈泡時聚時散的在林邊、水旁或草叢上飛旋,那是螢火蟲在表演。

        從春至冬的四季早晨,各種鳥兒的啁啾會早早把你喚醒,山鷦、翠鳥鳴舞在楠木優雅的枝頭,羽毛艷紅的鵯鳥不時從空中掠過;十天半個月內你若能仔細觀察,會看到百十種不同的鳥兒或飛來又飛去或在樹梢活動,比如:棕尾的、白尾梢的虹雉鳥,寬嘴的、短翅的鶇鳥,十多種鹟鳥,幾十種鶯鳥,好幾十種鹛鳥(包括中國僅有的楔嘴鷯鹛)和珍稀的棕頸犀鳥等。

        你走在路上,半空中掠過一群鳴叫動聽、身姿可愛、顏色繽紛的鳥兒,很快停落在樹梢,你反應過來拿出手機,準備拍攝時,它們卻迅忽的咕咕啾啾喧叫著飛離而去,它們可能是紅黃金剛鸚鵡,也可能是五彩金剛鸚鵡;白羽黃嘴、腿長體纖的白鷺時常舞動在田邊、林間,優雅似仙,那景象只覺得空靈純凈…

        橘樹上盛開著清香的小白花;泥土和植物混合的芬芳散發在空氣當中;山坡上長著金燦燦、沉甸甸的稻米;長著焯過即可食用的脆嫩蕨菜;長著碗口粗一煮三漂后食用清香的竹筍;還有風味獨特的佐餐佳品、墨脫地產---折耳根、辣椒、花椒、生姜和艽黨等多種野菜;

        走進墨脫,就走進了奇絕的立體山水畫---

        嘎龍拉、金珠拉和多雄拉那些個山,無不險峻!個個巍峨!雅江時而清澈蜿蜒、時而激流勇進、時而洶涌奔騰、時而漣漪深碧、時而滂沱傾瀉、時而震蕩山谷、時而驚濤拍岸! 加拉薩馬蹄彎、果果塘蛇形彎、米日的馬鞍彎---雅魯藏布江的每一個拐彎,都那么恢弘!雅江兩岸,有的地段峽谷滴翠,有的地段巨石橫陳,有的地段高瀑飛虹!在奇絕的山水面前,人們只能慨嘆大自然之鬼斧神工、鐘靈毓秀和那意想不到的神來之筆,人們在認識自己在大自然面前那么渺小的同時,也應該懂得在順應自然規律、保護自然生態的前提下,科學的可持續的開發利用自然才好。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人與自然是個生命共同體。

        走進墨脫,就走進了別樣風情里---

        墨脫人心靈手巧又勤勞善良,會制作很多獨具特色的手工藝品。幫辛鄉的皂石制作出養生好石鍋;德興鄉用白藤織過網橋,藤編卷軸畫和家具可謂一絕,朋友家就有一副藤編搖籃椅,已經搖晃了多年,仍然油棕鮮亮;藤編的“休差”儲食不易腐壞,藤編的“幫窮”盛飯利于出行,雞爪谷、玉米巧配釀造出甘醇,“巴東”提黃酒(當地百姓自制的雞爪谷酒,他們習慣稱黃酒)方便實用。

        而門珞人的情意比黃酒還要濃厚,門珞人沿著祖先的腳步從窄窄的峽谷、江邊的坡地、密林中的草坡上開墾墨脫,傳承下來一些原生態的記憶和文化源流。幼兒們常常酣睡與張望在長輩或者兄姐脊背上的暖色紋織背褡里;少年們拿彈弓驚飛起一群色彩斑斕的鳥兒,讓看到的人恍若穿越到了六、七十年代;赤腳走在略帶暖意的江岸沙地或被太陽曬熱的江邊礁石上,腳是無拘無束的、自由自在的,親近自然的心也便爽歪歪、暖洋洋了。

        那屋后串起的雞蛋殼、那門前的圖騰柱和神秘符號、那節慶時的祭神、涂面跳神和祈福傳禱儀式---傳遞著門巴人、珞巴人獨有的來自祖先的印記。

        炊煙接著煨桑的煙霧飄散開的時候,新的一天開始了;家家烤制黃酒的時候,新的一周開始了;村民們圍著仁青崩寺或各自村莊的白塔走轉祈福的時候,新的一月開始了;人們身穿手工編織的暖色織紋袍或獸皮蓑衣等節日盛裝,用質樸的手工木碗盛滿黃酒,用石鍋燉出熱騰騰的土菜,載歌載舞歡慶的時候,新的一年就要開始了。

        走進墨脫,就走進了季節的不同日歷---

        春日,青山頂著白雪,雅江兩岸時有草鹿呼喚同伴,偶有羚牛渴飲山泉;你會聽到山歌的回響,聽到許多不同鳥兒的啁啾、呢喃或者啼鳴,聽到江水、瀑布合奏的轟然交響;珊瑚樹花紅艷起來了,就該刀耕火種雞爪谷了;大、圓而白凈的盤蘑長出來的時候,就該種稻插秧了。

        夏天,悶熱潮濕與螞蟥在林中橫行,需要不停的摘取螞蟥,若被幾個螞蟥吸些血也不必擔心,就當排出點粘稠的血脂;走路要小心地打草以驚蛇,避免招惹毒蛇與毒蟲;若與飛舞不休的“一點紅”小黑蚊或大王蜂相遇,就來捉個迷藏好了;夜里,和著激流聲聽取蛙聲一片;見奇花異草必須小心躲避,以免中毒;不時會在房間的墻壁、角落見到掌心大的蜘蛛、蜥蜴、壁虎等不速之客,不用驚慌,也許它們只不過無意間跟你打個招呼而已;你抬眼望一下樹木,一片枯葉突然飛起來了,不要驚奇,你見到了珍稀的枯葉蝶;你散著步,可能看到一群五彩斑斕的蝴蝶或者紅、藍、綠、黃各色靚麗的蜻蜓追逐著打旋兒,你看呆的時候,突然一下子它們就都飛遠了……

        也常有包裹著紅糖似的或者酸甜汁的果實由墨脫人認出來,帶給你驚喜;枇杷快黃的時候,雨季將要來臨了,細雨蒙蒙之中婦女們會去地頭鋤草;大雨瓢潑或者陰雨連綿的日子里,山上會滑坡,路上常塌方,鄉親們就圍坐在一起品黃酒,講門巴人、珞巴人的傳奇,唱門巴人、珞巴人的各種民歌,有敬酒歌、敬茶歌、敘事歌,當然也少不了情歌。在吊腳樓上跳門巴人、珞巴人的拉手舞、圓圈舞,還會跳時尚勁舞;

        秋日的林木間,山路雖然崎嶇狹窄,天空卻遼闊。看來有些偏轉的、卻十分透徹的星空、午后的日暈和三重霓虹,總會讓人不期而遇大自然的造化神奇;巴蕉開始彎腰的日子,奏著時尚節拍的摩托車在山路上穿行,上面承載著淺褐皮膚、黑眼睛、五官勻整、打扮時髦的門珞青年和他們的熱情。

        冬天的早晨,藍霧飄香、漫灌雅江,是爬山采藥的好時候,鐵皮石斛、七葉一枝花這些藥用植物的大明星就隱藏在那些云遮霧罩的山林里;旭日、云帶環繞著一片片江山,只覺得:霧騰仙氣洲,境隨日光馳,人在仙境走,畫在身邊移。

        墨脫這座神奇的白馬崗,這塊蓮花寶地,去過、尤其是在那里生活過的人,誰能不從今又添一段新愁。

        這片奇絕的讓人愛戀的山河啊,怎能不叫人由衷贊美、樂于為擁有它的祖國而傾力奉獻?!


IMG_72321.JPG

        陳待彤,女,原名陳鏡伊。詩文散見《西藏文學》《作家導刊》《拉薩晚報》等報刊。現供職于西藏林芝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