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曉霞是詩人、詞作家,因為工作關系,寫了許多優秀歌詞。我聽過她寫的歌,讀過她寫的詩。由于我們都是滿族,交往起來有特殊的感情。

        近日讀王曉霞發表在《民族文學》上的一篇散文《金川梨花稱世外》,又看到詩人寫散文中的詩情畫意。詩人作為“多民族作家金川行”的一員,終于有機會踏上金川之旅。位于川西北高原,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西南部,地處青藏高原東部邊緣,大渡河上游,金川縣素有“中國雪梨之鄉”的美譽。

        離開繁華的京城。從成都出發,乘坐長途大巴車,經汶川、理縣、馬爾康,十多個小時的車程。這一路上,不僅欣賞原生的自然風光,一會兒陽光明媚,一會兒風雪夾雜著細雨,天氣如同孩子的臉,在不斷變化。詩人情不自禁地寫道:“金川,一個讓人心靈安靜的地方。信息化時代,久居城里的人們普遍沒有歸屬感,心好像懸在空中,日復一日地在流浪。為了名和利奔波得越久,離我們的本心越遠。而棲居在高原這片神奇而又詩意的土地上,在梨花紛披的世界,仿佛找到了一種追求,一種境界,找到了生命的本源,靈魂的歸途。”一個詩人在短短的兩天中,經受不同的空間變化,陌生的地域,有著陌生的文化,它沖擊著長期間形成的生活規律,這是原生的自然,對現代城市化的撞擊。這種疼痛,不是幾句話,幾段文字所能表述清楚的。詩人不僅是抒發情感,白銀時代的俄國詩人曼德爾施塔姆說:“詩是掀翻時間的犁,時間的深層,黑色的土壤都被翻在表層之上。不論如何,歷史上有過這樣的時代——當人類對眼前的世界不滿,向往深埋底層的時光時,他們便像耕犁者一樣,渴望得到時間的處女地。”作為一個詩人不是擺弄華麗的辭語,分成無數行,就成為詩歌。曼德爾施塔姆說詩是可以翻耕時間的犁,這個犁是思想經受精神火焰澆鑄出來的。它具有思想的鋒利的沖擊,可以翻開時間的荒地,也可以沖毀積沉的世俗的土地。犁是一種象征,它不是人們手中的玩具。

        寫作不是工業流水線,按著統一的尺寸,形狀、重量和大小批量生產,進行規范的包裝,注明廠家的地址,還有明確的售后服務。散文是心靈的呈現,每個人對事物的感受不同,表達的方式不同,寫出來的作品截然不一樣。散文是精神與語言的搏斗,產生的矛盾,形成的富有節奏,情感在場的結果。

        面對大自然,不是面對試驗室中的模型,冰冷缺少溫度。每一只飛鳥,一棵野草,一縷清風,絕不是圖片上凝固的線條,它帶著生命的氣息。這片土地有厚重的歷史和文化,需要觀察者有同樣的背景才能溝通和理解。

        詩人王曉霞寫道:“參觀巖畫,走過寺院,探訪碉樓,滿山滿川的梨花,好像總有一種柔中帶剛的悲情揮之不去。因為過去這里曾經發生過戰爭,金戈鐵馬,刀光劍影,血雨腥風,那驚心動魄的歷史長卷雖早已遠去,一襲素白洗凈了鉛華,顯得清絕而寧靜。雖說開花不一定是祭奠什么,不一定在懷念什么,但看梨花的人總是掙脫不了歷史的窠臼。看著若隱若現的云霧,風中飄舞的經幡,遠處寺廟的鐘聲,仿佛時空倒轉,徒增了幾許空寂與蒼涼,豪邁和悲壯。其實梨花就是梨花,只是時空不同,人的心情不同罷了。”這次行走,不同于一般的行走,蜻蜓點水般的過去。詩人是沉在歷史中,在展開的畫卷,尋找遠去的人與事。梨花正如詩人所說,只是在“只是時空不同,人的心情不同罷了。”這個時空蘊藏沉重的歷史,前塵往事,結下的情事,刻在時間的紙上。每一個斟酌過的字,不會因為時間的流逝,而褪掉色澤。它的釉澤,卻被時間的打磨,綻放出獨有的焰火,這是詩人的激情的燃燒。

        梨花讓古代詩人觸景生情,寫出許多膾炙人口的詩章。作為當代詩人,王曉霞和他們所處的時代不同,文化背景不一樣,觸景所思考的東西不可能相似了。一個作家寫出的文字輕重,不是文字的多少,而是看它是否有個性,有獨特性。這就要看詩人精神品質的重量。在這個物質主義、消費主義、碎片化,發泄和縱欲的時代,詩人是否經得起這個潮流的侵襲?是堅守和反抗,還是隨波逐流,甚至加入這個潮流,做一個推動的分子。好的詩人,不會輕信別人的話語,他會遵循心靈的聲音,堅守自己的道路。

        詩人王曉霞,有女性的柔情,也有詩人的浪漫。她的文字在這兩種的揉合下,形成一種獨特的風格。文字自然流暢,不飾雕琢,呈現人與自然的完美結合。

        當下文學創作走向技術化,缺失精神的品質,注重物質世界,文學失去真實的意義。在這個時代,作家面臨的誘惑太多,如何選擇,這是一個重大的抉擇,影響一生的寫作。詩人王曉霞的散文漫著大地泥土的氣息,有著野性梨花香味,它們滲進文字中,在面對青天的紙上,寫出另一種聲音。

        詩人王曉霞詩意的文字,散發溫暖的光澤,卻又不失精神的深刻性。這是一個詩人的品質,和她創作所追求的向度。


原刊于《文學教育》2020年8期


高維生.jpg

        高維生,滿族,吉林人。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小說、散文、詩歌作品散見《散文》《天涯》《作品》《文學界》《作家》《美文》《文藝報》《文學報》等報刊,入選多個選本,獲得各種獎項。出版散文集、詩集20余部。

王曉霞2020.jpg

        王曉霞,女,滿族。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音樂文學學會理事、中央民族歌舞團國家一級作詞。畢業于中國音樂學院音樂文學專業。魯迅文學院第四期作家班學員。出版有《多情的風》《三色夢》等詩詞作品集。擔綱大型文藝晚會編劇、文學撰稿。作品入選CCTV春節歌舞晚會,大學教材、中學生教材和多個選本等,獲多種獎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