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 題


風要遠去,說不回來

零落的雪在下

一滴雨,恍若隔世的愛

在山的那一邊




如同時光打磨的痕跡

你的行走成了風


開始不大相信安穩的日子

說好的預約像一場雪

早晨在眼前,午后消失在窗外


如果可以掰開時間

我寧愿把全部的疼留給自己


晨光里,女孩走了

帶著牧鞭



心 情


不想說的話很多

特別是今年

過年是最壞的心情

風從江城來

冰冷了一地的雪


什么消息都不親近

就想回到從前的好

如果能夠活到春天

我會記住你從冬天走過


不想說的話很多

只想在溫和的太陽光里

能夠找到你的微笑


我所經歷的世事

那阻擋不了的寒流

怎么可以忘記


這一季

蕭瑟而過的風

踩痛了回家的路



滌蕩這億萬個渾濁


攀爬的日子里

有變幻的數字

許多看不懂的游說

揪著本不寧靜的心


有人歌唱,有人嘆息

有人卻裝模作樣地說

春天觸手可及


睡著的是白天

作業的是夜晚

至此,口罩依然緊缺


至此,我依然在門內


只想仰天長嘯

把飛落的殘雪掃回九天

換一個瀝瀝細雨

滌蕩這億萬個渾濁



至 少


在你踏上征途的那一刻起

我的雙眼積滿了淚水

這樣的感覺又能向誰訴說


我知道自己傾盡全力

也抵不上你沖鋒路上的愛


二月里聽到你已離開人世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做才好


請讓我學會做些什么吧

至少讓我學會

點一盞明亮的酥油燈為你送行



活著


只有活著,期許更多的未來

活著,就有一首小詩與自己作伴

盡管有人說詩屁都不是


活著,就有一片屬于自己的草原

這樣,草原不會讓你餓著

因為草原,我們也無需去說謊


活著,我們可以站在雪山

去迎候第一個飛來的仙鶴

這樣,沒人可以阻擋你的感動


活著,可以給愛情涂上草原的顏色

草原的顏色,只有你懂



盤纏


神女峰的模樣就是你的模樣

這是來到德格后想起的一句話

至此,筆鋒有了方向

那些風光,拜別了卡瓦格博之后

在一灣靜謐的湖畔,確切地說

在一處百年老屋有了回味


吟誦、祈禱

膜拜、聆聽

一切像點燃的桑煙

冉冉上升,飄飄灑下


開始向西行駛

你的故事,是我一路的盤纏



行走


沒有人知道一滴淚掉在行走的路上


可以忘記所有

忘記符咒在一桿旗幟上的密碼


后來,靜坐于石頭上的人發現

是一位站立在風口中的女人

勾勒出殘存在時光里的故事


一路是湍急的河流,像女人的眼光

究其我們共同的根源

這一夜,失眠的我亂了原先預定的節奏


誰能想象那些痛苦竟然撞出了幸福


一路在顛簸,隱隱作痛的翅膀

看到了南起的烏云,北起的風



九月


暴風雨過后

九月成了皚皚的雪

自此,秋天里的想象

沒有停留在一桿樹枝上


后來

我習慣于捧起一片雪花

讓它從手心消失

又想法使它重新回到手心


再后來的后來

因為九月,掉下的一滴淚

浸濕了我住著的這片土地



無題


我也在趕路

依著深山,一條河旁


路途中,聽到了你的心跳

你就像雪花,寒冷的故事

落在我行走的世界


樹葉凋零。如果說有什么值得留戀

風沙過后,一地的黃葉封住了我的思念


那些本不存在的傳奇

像紅狐,帶著火焰

把我引向有雪的地方


后來,我模仿鷹

抖動翅膀,高聲嘶鳴


尼瑪松保202012.jpg

        尼瑪松保,藏族,青海省稱多人。中國作家協會會員,青海省作家協會會員。作品入選《中國百年詩人新詩精選》《中國青年詩選》《中國好文學:2013年最佳詩歌》《2016年中國詩歌年選》《新時期中國少數民族作品選集?藏族卷》《康巴作家群作品精選?漢文卷》等選本。著有詩集《戀歌,我的草原》《坐享,青藏的陽光》。